汪应洛
作者:admin   加入日期:2009-11-28  浏览次数:2894

 

我命运的转折点

 

——访中国工程院院士、哈工大管理学院校友汪应洛教授

作者:陈宇涛 (转载《哈工大人》)

  在中国工程管理学界有这样一位学者几乎无人不知,作为我国管理科学与工程领域的开拓者,50多年里在管理工程教育和研究的领域里默默耕耘,取得无数荣誉,经历无比艰辛,虽年过七旬仍坚持站在科研第一线--他就是中国工程院院士、西安交通大学管理学院名誉院长、哈工大校友汪应洛教授。
   在这位德高望重的院士身上除了渊博的知识,真挚热诚的报国之心,其亲切、慈祥而文雅的大师魅力更让人折服。在管理学院20周年院庆大会的贵宾休息室里,汪院士和我们一起回顾了往日的故事……
   “我是1953年进入哈工大的,所以是50年的校友,是50年的学生,当时指导我们学习的是苏联专家……”汪院士的感慨让人忘却时空,半个世纪在这一刹那飞逝。在交通大学的机械工程专业本科毕业后,汪应洛被国家派到哈尔滨工业大学学习管理,1955年研究生毕业。1957年响应中央政府支援西部的号召,年轻的汪应洛随交通大学几千名师生员工一起离开黄埔江畔,来到古城西安。在此后的50年里,他的一生便与中国管理工程研究和教育紧密相连,为我国管理工程、系统工程和工业工程学科的发展及相互融合作了大量系统性、开创性的工作,并将其理论与方法综合应用于工程管理和社会经济问题中。早在上世纪80年代,汪应洛就参与完成了国务院组织的“山西省能源重化工基地发展战略”研究,为建立山西省长远规划提供了科学依据。1991年汪应洛受国家科学基金委和能源部的委托,对当时尚存争议的长江三峡大坝坝高及工程投资等进行系统分析和科学论证,并在实际中得到应用。1995年他又主持了“863”高技术产业化过程和机制研究,取得显著成果。汪应洛2001年获中国机械工程学会颁发五年一度的科技成就奖,2003年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
   “这次回到母校感受特别大。母校变化特别大,看到工大这么一片美丽的校园我很高兴,这里有许多出类拔萃的学生和年轻教师,他们是管理学未来发展的主力,未来的希望。所以今天我非常高兴来参加这次会议,来庆祝我们母校管理学院的20周年华诞。”汪院士微红的脸上流露出欢欣的笑容。

“我是在哈工大接受的管理启蒙,这里是我管理教育的根源,所以我对哈工大怀有深厚的感情。在哈工大三年的研究生学习是我一生命运的转折!”说到这里,汪应洛激动得每说一个字都用手指点一下,仿佛每个字都掷地有声。
   “我来的时候管理学院还没成立,但是国家工程管理学科的发源地应该说是在哈工大。交通大学虽然30年代就有管理学,但并非管理工程学,因此,可以说建国以后,我们国家的工程管理学教育最早是从这里开始建立的。在我的亲身经历中,我深深地感受到管理工程教育的发展不是一帆风顺的,而是历经坎坷的。”
   对工程管理,刚开始人们不认识,社会不承认,政府不支持,汪应洛带领大家挣扎着前进,始终与哈工大校友们保持联系,风雨同舟,相互鼓励。在兄弟学校的大力支持和自身的努力下,汪应洛在国家学科评审委员会占有一席之地,但最初还是不得不代表自动化学科来加入。直到后来,教育部才委派他组织管理科学与工程学科的学科评审组。从那时起到现在,管理学科终于有了它的位置,成为与工科相平行的学科门类。他说:“也许你们可能觉得这没什么,认为这是很正常的事,实际上是我们经过50年的奋斗才取得这样的地位。今天,我特别高兴能在这,在管理工程学科的发源地,在我生命转折点的地方再来回顾管理工程学科的发展。”丝丝的银发诉说着岁月的艰辛,矍铄的目光充满了坚定的信念。一天、两天在做一件事不难,若一年、两年还在做同一件事那就难了。而汪应洛为发展管理工程学这件事埋头一做就是50多年,其中的困难恐怕只有他自己才能体会。
   汪应洛不但带领了一个时代,更开创了一个时代,一个属于管理工程学的时代。“今后,管理工程学科将承担着更加重大的任务,全面建设小康社会需要管理,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更需要管理工程学。”汪老话题一转,提到了他所热爱的这片黑土地上。
   他认为,国家提出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从根本上说就是怎样用科学发展观来推动生产力,怎样落实“以人为本”的政策,培养先进的科技人才和管理人才,包括技工等各方面的人才,怎样把社会的有限资源科学地整合起来并充分地发挥作用的问题,这都需要管理。因此,东北要振兴,就应该去认真地总结一下为何50年前的国家工业摇篮,50年后反而落后的原因,尤其是对近几年的一些重大改革。“比如说,国企改革、金融体制改革,体制上的和管理上的问题都值得实事求是地总结和反思。”随着汪院士不断加快的语速,体现出他的关切与焦急:“我觉得东北的老百姓很希望过上好日子,关键问题是我们的体制,我们的管理存在问题,使他们的积极性没有充分调动起来。”另外,他认为,拥有丰富矿产资源的东北地区,为何还不能把大量的外资引进来,原因是东北的投资环境建设还远不如上海、深圳做得好。所以要详细、客观地研究一下投资环境中哪些是使外资不愿进来的地方,然后提出改进。让世界知道东北一直在不断改善自身的投资环境,欢迎世界的投资者。这些调查工作管理学界不但应该首先去做,而且责无旁贷。“这事哈工大管理学院要做!走出书斋、走出学府,去跟企业、政府,共同探讨,怎样做到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
   汪应洛用赏识的语气说:“哈工大管理学院是我国管理学界一个非常重要的成员,这里的同志有个特点:做学问很努力,很扎实,这在如今学术界有一股浮躁风气的情况下尤为可贵。”对未来管理学科的发展,他认为工程技术和管理学科是必须要结合的,由此提出在工程技术人员中培养管理人才,培养双学位、MBA等高级技术管理人员。例如在国家建设三峡大坝这个典型的大工程中,几千亿的投资如何保证更科学地使用,降低建设费用,把工程建设做得有条不紊,使资源最大化地使用,这都既需要管理知识,又需要工程技术知识。学科交叉必然是大势所趋,知识融合的含义是很深的。汪院士耐心地解释道:“像过去我们几个学科共同申报一个项目,申报下来以后大家把经费分配完,依旧各自为政,互不干涉,相互之间的知识就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融合,使得学科交叉流于表面化、形式化。其次,人员交流亦是学科交叉的一个保证……”
   由于汪院士的身体原因,在工作人员的提示下,我们依依不舍地结束了这次采访。目送汪院士缓步走出休息室,他似乎还有言之未完的话语要对母校说,有道之未尽的建议要跟管理学院提,无奈紧密的行程使他不得不离开……忽然,他回过身对我们说:“你们遇上了一个很好的时机,你们手中把握着很好的发展机遇,我祝愿你们取得成功。”他的声音很平静,却像有千斤重量,使我们心头一热,情不自禁地握了握拳头。
   50年的回忆不会冲淡,只会像海岸礁石上的痕迹越来越深;50年的感情不会忘却,只会像窖中的美酒越来越醇;50年的信念不会丢弃,只会随着人类的文明薪火相传,发扬光大。